首页 > 专家文摘 > 流动儿童无处安放的暑假
流动人口子女多为农村留守儿童或城里流动儿童,暑期来临,流动儿童都在干什么?他们有的跟着父母挣钱,有的待在家里或四处游荡。放暑假了,当很多孩子在忙着上兴趣班、进夏令营、外出旅游时,有一群孩子只能独自待在闷热的出租房里,或挂着钥匙四处游荡,或帮父母照看生意,甚至还要担负起照顾弟弟妹妹的担子,他们中,很多都是流动儿童。

父母生意摊旁的暑假

近日,在即将拆迁的福德村路边一个蔬菜摊点前,一男一女正在忙生意,他们身旁有一个小女孩正默默地摘菜。有人来买菠菜,小女孩赶紧起身招呼,熟练地将菜装入袋中,放在电子秤上,按了几下键,“四块五。”这是一家三口,夫妻俩从昭通老家来昆明卖菜已经三四年了,小女孩叫小荣,在福德村红香小学上学,因为学校在此次改造拆迁范围内,开学后要搬到离家很远的中营社区,夫妻俩决定将孩子送回老家。清晨七八点出摊,中午吃碗米线,晚上七八点收摊,吃完饭再写作业,这就是小荣在昆明最后一个暑假的生活。懂事的小荣没有告诉父母,自己唯一的心愿是去圆通山动物园看看只在电视里看过的长颈鹿、斑马、大象……

放假以来,不少家住福兴小区的市民都看到,门口大树下回收废纸的夫妻俩身边多了两个孩子。大一点的女孩大约10岁,小男孩则只有五六岁,只要有人来卖废纸,小男孩便立刻迎上去,麻利地称重,然后整整齐齐地叠成一摞,而小女孩很安静,喜欢看书,废纸里不时夹着一两本杂志,小女孩捧起来就津津有味地读。孩子的父母说,每到寒暑假,孩子们就跟着他们出门收垃圾,既干了活,也照顾了孩子,可以说是“两不误”。母亲说:“别说给孩子报兴趣班了,就是课外书都买不起,家里的课外书不是收垃圾时捡来的,就是好心人送的。”

学校无力成立托管班

这些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大多就读农民工子弟学校,对于孩子暑假处于“放羊”状况,学校负责人也很清楚,可学校能做些什么呢?“即便是开了托管班,也没人来上课。”在荣华学校,黄副校长说,学校曾经考虑开设托管班,但一听暑假要收费100元,家长都不愿意送孩子来。“这个费用已经是最低的,如果是免费的,民办学校又实在负担不起,所以这个想法最终搁浅。”黄副校长无奈地说,面对处于“放羊”状态的学生,学校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,只能多做一些安全教育工作。

因为无人照看孩子,“送回老家去”也成了很多外来务工人员的选择。

黄副校长说:“起初我们也鼓励家长选择送回老家,让家人照看孩子,可开学后老师发现,孩子一旦离开父母就成了‘脱笼的鸟’,缺少学习的自觉性,有的连作业都写不完。往往开学以后,教师要花上一个多月的时间给孩子收心。”

采访中,部分流动儿童的父母表示,即便有托管班,如果不是离家很近,也不愿意让孩子去。“我们刚搬了家,孩子也转了学,对周围的环境很不熟悉,怕不安全。”实际上,因为住在城乡结合部,很多家长都担心街上车多、人杂,希望孩子待在家里。

专家建议建社区托管班

有不少社会公益组织在关注流动儿童暑假问题,云南省携手困难群体创业服务中心就是其中之一。

王女士的儿子今年11岁,暑假前得知云南省携手困难群体创业服务中心将举办为期5天的“快乐军营”暑期夏令营,只要是外来务工人员子女都可免费参加,她马上给孩子报了名。携手中心负责人介绍,去年暑假就举办过这样的夏令营活动,受到学生、家长的一致好评,“希望5天的军训生活能给他们的暑假带来不一样的色彩。但由于各种原因,能参加夏令营的孩子只有大约50人。”可见,仅依托公益组织解决这一问题远远不够。

昆明市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主要数据显示,昆明属典型的人口净流入地区,仅义务教育阶段的学校里就有近18万名外来务工人员子女。云南大学社会学教授钱宁表示,城镇化是中国未来的趋势,这意味着将有越来越多的流动儿童流入城市,因为经济条件较差,他们很难和城市里的孩子一样参加夏令营、兴趣班等商业性质的暑期活动,在目前的学校、家庭能力不足的情况下,应该依托社区力量,成立暑假托管班,同时,吸纳更多的社会力量参与进来。

版权声明:全部或部分段落和图片来自网络,版权属于原作者,如侵害您的合法权益,请您及时联系我们(400-609-2598),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。
服务热线:400-609-2598
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成府路207号
(北京大学东门)北大青鸟楼B座4层
京ICP备12005835号-4 营业执照信息查询
关于本网站照片版权问题,请联系 bd@pkucollege.com
尚自然,展个性,开心智,育精英
北大公学提供给孩子们一个美妙的三维空间,让
教育回归自然,让个性得以舒展,开启学子们的
潜能心智,培育国家未来的栋梁人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