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专家文摘 > 玩转“游戏” 大有“学问”
马卡连柯说:“儿童非常爱好游戏,也应当满足这种爱好。不仅应当给儿童游戏的时间,而且应当使儿童的全部生活充满游戏。”幼儿教师对此要有充分的认识,多些游戏精神,提升保教工作的专业化水平。

世界各国对游戏都非常重视和提倡

在我国出台的幼儿园相关政策法规文件中,关于“游戏”的一些表述,充分说明了游戏对于幼儿成长的重要性。比如,《幼儿园管理条例》提出“幼儿园应当以游戏为基本活动形式”;《幼儿园工作规程》指出,“以游戏为基本活动,寓教育于各项活动之中”;《幼儿园教育指导纲要(试行)》要求,“以游戏为基本活动,保教并重”;《国务院关于当前发展学前教育的若干意见》明确提出,“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,保教结合”;《3-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》也重申,“要珍视游戏和生活的独特价值”。

俄罗斯学者认为,游戏,特别是角色游戏、表演游戏、体育游戏,对儿童身心发展有巨大作用。挪威《幼儿园架构计划》指出,游戏是学前教育课程的中心,因为它能促进幼儿各方面的发展。英国《基础阶段课程指南》认为,精心设计的游戏活动是儿童在基础阶段学习的主要方式,这种游戏中的学习带有愉悦性和挑战性。美国《适宜于0-8岁儿童发展的教育方案》指出,在幼儿园和小学,儿童对那些能获得具体的、真实经验的自主游戏活动的参与,是产生积极的、有意义学习的关键。

教师的游戏精神应如何解读和认识

世界上很多国家在学前教育方面,都强调了游戏的重要性。游戏已不仅是一种活动,更是一种精神。什么是游戏精神?游戏精神内涵丰富,呈现多元。其一,游戏精神是自由与自主的,以游戏本身为目的,不受外部需求的制约,具有超功利的特性;其二,游戏精神表现为生命的体验与创造,是体验游戏过程中所特有的创造力、想象力;其三,游戏精神是在游戏中建立起的相互平等和相互信任的关系,是理解和包容;其四,游戏精神表现出行动充满激情,情绪健康愉悦。

游戏精神的具备对幼儿教师尤为重要。儿童通过游戏体现并确证着自己的存在。游戏是儿童最普遍的语言,也是儿童存在的最重要方式。儿童的游戏不仅存在于搭积木、捉迷藏、扮娃娃家中,更存在于幼儿生活的全部过程中。儿童游戏的目的是内在的、非功利性的,游戏追求的是过程而不是结果。儿童以游戏的形式与人交往、与世界对话,从而理解他人,建立起规则意识。幼儿在游戏中往往有超乎寻常的表现,有自我探索、自我把握、自我超越的能力。因此,教师必须具有游戏精神,才能支持、引发和促进幼儿的游戏活动,使每个幼儿都能富有个性地发展。

具有游戏精神的教师应有的姿态

教师应使自己成为幼儿中的一员,构建起新型的师幼关系。其一,俯下身子,以幼儿的眼光看世界。与幼儿相比,教师是高大的,“居高临下”、“指手画脚”很容易成为教师的习惯。教师要放下身段,蹲下来,与幼儿平视,在幼儿的高度、幼儿的语境中与其交流,要善于在幼儿的瞳仁中观照自己。

其二,内心尊重、平等对待,还幼儿自主权。教师要时刻提醒自己,不要成为笼罩在幼儿心理上空的阴影。要打破权威意识,充分认识到幼儿不是成人的附庸,幼儿与教师是平等的。幼儿有权利也有能力去自主游戏。教师要从内心与幼儿保持同一个高度,鼓励幼儿的自主性思考,让幼儿自己多想问题,而不是被动地等待教师的决定和要求。
其三,尽量往后站,找准自己的位置。往后站,并不代表教师可以不负责任与放任自流,而是一种引领的方法与策略。即教师要具备敏锐的观察力,学会观察幼儿的兴趣点在哪里,他们是如何提问的,他们需要什么,什么时候才适合给出建议和帮助,并对个别幼儿进行观察,了解其独特的想法和成长中的能力。

游戏精神应融入教师日常保教中

教师对于游戏精神,在理论层面上或许能认同,但在日常保教工作中,受各种急功近利因素的影响,很多已经变形变质,成了表面文章、花样文章,有的则干脆置之不理、弃之不顾。儿童由此被剥夺了尝试和探究的权利,学会的是顺从和死记硬背,独立思考能力和创造力极度缺失。

幼儿教师要让游戏精神进入日常保教工作中。在幼儿的日常生活中,要允许幼儿“乱说”、“乱动”、“乱画”。允许“乱说”,就是要允许幼儿的答案与成人给定的答案有距离;允许“乱动”,就是要欣喜于幼儿的原始生命力,让幼儿像春苗一样肆意萌芽伸展,即使需修枝剪条也得等小树长成以后;允许“乱画”,就是要放任幼儿画这画那、这样画那样画,因为这是幼儿最基本的表现与表达的话语方式。往往是这些“奇谈怪论”、“胡思乱想”、“乱涂乱画”,体现了幼儿的游戏本性,体现了幼儿丰富而可贵的想象力、创造力、生命力。即使幼儿真的出了错,也不能一出错就否定、干预,要欣然接纳,走进幼儿的内心,帮助幼儿延伸想法,扩展思维。幼儿自己的所有经历,都是幼儿发展成长的一部分,都是幼儿今后生活、学习、思考的最有用的资料和素材,要让幼儿有时间、有机会重新尝试。

走进现场体悟游戏价值

游戏是幼儿园的基本活动,是幼儿真心想玩、真情投入、有着真实体验的活动。同时,游戏又凝聚着幼儿发展的全部趋势。因此,我们尝试走近幼儿,观察幼儿游戏,提取游戏行为,解读其背后的意义,体悟游戏的价值。

行为描述一:“我们又搭坦克炮”

在自由游戏时间,老师请孩子们自由选择区域进行活动。话音刚落,小胖、小帅、小博士立即从建构区将一筐又一筐的材料往午睡室搬,有易拉罐、纸盒等。搬得差不多了,小博士对小胖说:“我们一起搭坦克吧!”小胖立即回应说:“好的。”两人走到纸箱旁边,小胖负责拿出纸盒,小博士负责搭建。一旁的小帅也过来帮助小胖从纸箱里拿出纸盒,给小博士搭建。扬扬走了过来,看了看正在搭建的坦克,有些不屑地说道:“你们又搭坦克炮啊?”小胖回答说:“是啊,我们又搭坦克炮。”

价值解读

“我们又搭坦克炮”,这一重复性行为,体现了游戏巩固幼儿发展的作用。
幼儿反复搭建坦克的行为,其背后的价值是,在重复的行为中,不断巩固自己已有的经验和能力。在对几次坦克作品的连续观察中,我们看到,孩子们选择的搭建材料有一部分是相同的,几次搭建都用上了,如纸盒、易拉罐。同时,重复性行为,还体现了对新经验的不断学习和掌握。每一次的坦克搭建,在材料的选择与运用、思维的想象与创造、空间的布局和构建、同伴的沟通与合作等方面,依然有不断探索和学习的空间。幼儿在一遍遍搭建中,在一次次重复中,进行着探索、学习,从而获得发展。

行为描述二:“我们把它升级一下”

游戏中,小帅突然说道:“要不我们把它升级一下吧,升级成终极版。”小胖一听,开心地回应道:“终极版很强的!”
小帅和小胖将纸盒叠放起来,一共搭建了三排。小胖看了看,突然叫道:“哎呀,我们没有炮啊?”小帅指着装易拉罐的筐:“那就是我们的炮。”小胖转身把筐拉过来,说:“我们得搭个楼梯啊。”小博士听了,拿起易拉罐搭起了楼梯。小胖看了看连连摆手:“不是的,不是这样的,我们昨天不是这样的。”小帅解释道:“可是昨天的不好。”“那你是不是想升级一下?”不等小帅回答,小胖也拿来了易拉罐开始往上面搭:“这就是我们的火炮,是吧?”小帅点点头:“今天我们的要连起来,叫连发火炮。”

价值解读

“我们把它升级一下”,这一尝试性行为,体现了游戏促进幼儿发展的作用。游戏中,孩子们自发地想到,要搭建一个升级版的坦克。孩子们说昨天的搭得不好,可以看出他们不仅仅满足于简单地重复,而是在重复中,不断地寻求变化。对比前后两次的坦克作品,我们看到,后一次的搭建材料较之前一次丰富了很多。前一次,孩子们使用了纸盒、易拉罐、一次性纸杯。而后一次,在此基础上增加了啤酒瓶、饮料瓶、长条积木等。另外,在搭建方法和情节构想上,也更为丰富。

行为描述三:“好吧,给你两根”

旁边搭建房子的仔仔从积木筐中拿走了两根长条形积木。小胖阻止说:“这是我们的大炮。”小博士从仔仔搭建的房子上,把积木拿了回来,说道:“这是我们的酒。”拿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仔仔搭好的房子,仔仔生气了,跑过来用手故意打掉坦克上面的易拉罐,大声发泄道:“你们都把我的家给毁了。”小博士见状,连忙跑过去把易拉罐重新摆放回去,小胖则赶紧拿了两根数字积木给仔仔,说:“给你两根。”可是仔仔似乎还是无法消气,把小胖手里的积木打掉了。小帅看到后,也找了两根积木给仔仔:“再还你两根。”仔仔不再说话了,这时小陈推来一筐积木,对大家喊:“材料来了,你们不要再吵了。”

价值解读

“好吧,给你两根”,这一分享行为体现了游戏帮助幼儿学会理解、交往的作用。案例情景中,因为小博士和小胖阻止仔仔拿材料,仔仔看到自己的作品被破坏而生气发火,这时,孩子们开始反思自己之前的行为,并尝试纠错。小胖和小帅主动去和仔仔沟通,将积木给仔仔,试图缓和对方的情绪。这种主动分享的行为更有助于幼儿的交往。孩子们在游戏中会遇到各种矛盾冲突,为了让游戏继续进行,他们主动调整自己的行为,向同伴妥协、沟通。在一次次的解决问题当中,幼儿的社会性得到发展。

版权声明:全部或部分段落和图片来自网络,版权属于原作者,如侵害您的合法权益,请您及时联系我们(400-609-2598),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。
服务热线:400-609-2598
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成府路207号
(北京大学东门)北大青鸟楼B座4层
京ICP备12005835号-4 营业执照信息查询
关于本网站照片版权问题,请联系 bd@pkucollege.com
尚自然,展个性,开心智,育精英
北大公学提供给孩子们一个美妙的三维空间,让
教育回归自然,让个性得以舒展,开启学子们的
潜能心智,培育国家未来的栋梁人才。